農村武裝青年 根

 
 
我們本來是從根長出來的,
一路走啊走,被推到頂端,
回頭看,當初的生活情境與樣貌卻都已消失
 
成軍十年,農村武裝青年被視為台灣最具指標意義的社運樂團之一,走過幹政府的衝撞青春,青年已近中年。「不生氣,我還會創作嗎?」主唱阿達自問。
 
2015年,阿達回到故鄉彰化,落腳濁水溪旁。看似定居,實則邁向另外一個更長的征途,學習月琴、台語,了解北管,熟悉地方文史……
 
這次,農村武裝青年唱起慢歌。緩慢中,藉由曲調,感受一方的地理與水文;從咬字,嗅見土地的風味。
 
樂團從3人編製,改為6人,除大提琴手俐君,更加入鼓手育瑋,小提琴施奕安、柳琴阿盧、竹笛兼嗩吶Bobo,與年輕音樂人共同打磨,茁壯屬於這個時代的台灣音樂。
 
逆著,名為進步與發展的風暴,召喚遠離的生靈與亡魂,拾起四散的文化與記憶。是以為名,根。
 
曲目
 
〈思想起〉
民謠是母親,是土地的心聲,一把古老的月琴,多少故事琴弦裡撥彈。
 
〈Tsit个老歲仔〉
有guts才有懶趴的粘錫麟老師,行為狷狂,心繫環保衛家鄉。
 
〈白翎鷥〉
「伊講卡早父母住的彼片樹林,已經變了高樓大廈。」台中廢人幫時代的經典國歌,謹向那輝煌的時代致敬。
 
〈揣啊揣Rap版〉
還咱一片乾淨的天空與空氣。飄蕩城市與農村交界,與饒舌歌手阿雞共同唱著。
 
〈青春青春〉
故鄉是咱的愛人,思念你的笑,思念你的甜,青春不了時,將理想帶回去。
 
〈遊花園〉
陰曹地府的花園,百花盛開,跟牽亡路上的小鬼開個趴踢吧。
 
〈無量〉
踮在這個崎崎嶇嶇的生命,咱就心存慈悲。
 
〈揣啊揣〉
公媽廳的火、老厝瓦和祖先的記憶,一點一滴,找啊找。
 
〈濁水溪 溪水流〉
流過山,流過稻,流過世代的祖先,流抵你我身軀化為血水。
 
〈生活〉
生活是什麼?黃昏的微風,夏夜的火金姑,阿母的滷肉飯......
 
<< September 2018 >>
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
1
2 3 4 5 6 7 8
9 10 11 12 13 14 15
16 17 18 19 20 21 22
23 24 25 26 27 28 29
30